户外木材技术服务
户外木材技术服务 >> 红雪松的抗腐性

红雪松的抗腐性

    红雪松象几乎所有的软木一样,边材包含的萃非常少,并且由于天然耐久性非常低,因而被认为是易腐烂和不耐久而,西部红柏的心材却以其高度抗腐而著名。这种天然耐久性是由于萃的存在,主要是 侧素,其次是水溶性酚,后者对许多制腐真菌有毒性。因此,心材中的抗腐形式与这些萃
茎干中的分布类似 (barton和 acdonald 1971;cartwright 1;englerth和scheffer 1954; tman和 gripenberg 1948;和atkinson 1954rudman;van der kamp 1986)。在海岸地区成熟西部红柏的抗腐性在木髓处比在心材的最外层区域要低,在顶部比在木材的树桩处也要低 (roff等1963;scheffer 1957)。
    对 红雪松心材的研究 (jin 1987; jin等1988;van der kamp 1975)显示,腐蚀过程涉及到心材中微生物的连续作用。早期的入侵者起初把 侧素降解成无毒的化合物,使心材解毒,为腐变菌的随后入侵作准备。这种降解过程的一个产品是崖柏苷,由 jin (1987)命名并描述为对海岸西部红柏的普通腐变菌无毒性。在心材中,内部区域的颜色变得比外部区域深, 侧素的数量有所下降而崖柏苷的数量有所增加 (jin等 原 材 料1988)。可使萃解毒的真菌的初始入侵发生在茎干的中心,腐蚀从这里开始出现并向外发展 (van der kamp 1975)。因此,过熟的西部红柏因木头腐烂受损而导致树干中空的现象非常普遍。
    在bc省,西部红柏的活树中累积的腐蚀总量比任何其它主要针叶树都多。因腐蚀和发生感染而造成的损失在内陆比在海岸要高许多 (buckland 1946)。
    由于早期在西方林产品实验室 (现在是加拿大国家林产工业技术研究院 )进行的研究显示,对赋予西部红柏耐久性最有效的萃是 β -和 γ -侧素 (barton和macdonald 1971),这假设 红雪松心材的耐久性可以由分析这两种化学物质而决定。最近的研究发现,这一假设是错误的。在一个实验室腐蚀实验中研究人员发现 侧素含量和重量损失之间的相关性相当低, (debell等 1999, debell等 1997)。这很清楚地显示出木材的耐久性是由其它的化合物引起的。西部红柏中的木酚素化合物具有弱的抗真菌性 (roff和atkinson 1954),但它们对于天然耐久性的贡献大小还未知。西部红柏心材中其它当前未知的真菌性或杀菌性化合物依然需要给出解释。当前的观点是, 侧素和木酚素已成为保护心材不被真菌和细菌入侵的复杂防御武库的一部分。
    由freitag和 morrell (2001)进行的土质测试得到的结果显示,从较年轻树木中切割下的木块的重量损失,与scheffer (1957)从原生树中得到的木块相似。这些作者推断,较年轻的次生树的耐久性并没有从较早老树的耐久性中发生改变。虽然对次生西部红柏耐久性的研究工作还未完成,但以前讨论的数据 (nault 1988)显示,健壮幼树中的萃含量要高于从种子发芽开始相似树龄的原生树的心材部分。这可能反映了前面提到的、在大的老树中由微生物引起的萃的缓慢降解。

深圳市虹景木业有限

全国咨询热线:4000 383 898
展厅一:深圳市南山区后海大道乐安居建材市场154b

展厅二:深圳市龙岗中心区乐安居建材市场088-089#
仓库:深圳市南山区西丽镇大磡村193号
电话:0755-26444095    传真:0755-26444071
邮编:518054    粤icp备17032388号
e-mail:szshjmy@163.com
web:www.xrsqjw.com